当前位置: 主页 > 大救世 > 内容

热门内容

救世军”里淘旧书

时间:2017-09-09 06: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04年在英国住了五个月,那里的OXFAM(灾荒救济委员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一家福利机构,它开设的店铺中的所有商品都来自社会的无偿捐献,所有收入都用来救济贫困人口。因此,商品的定价都很低,几乎是象征性的,例如一部10册的《袖珍百科全书》,仅售两个英镑,一件陶瓷工艺品也不过1英镑,有的书仅标价50便士。据相关资料,OXFAM在也有,被翻译成“乐施会”。由于有在英国的经验,到了,我就格外留心“乐施会”,希望能够有英国一般的收获。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但颇为失望,店面很小,绝大多数都是些旧衣服、小物件,书是一本也没有,远比不上英国那样丰富而壮观。尽管没有如愿,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足可与OXFAM媲美的好去处,那就是“救世军”。

  在我做访问学者的城市大学附近有许多岔口,一天我决定从另一个岔口回住处,结果就发现了“救世军”。

  “救世军”的性质和OXFAM差不多,最初是由一批创办的,他们开了许多店铺,向全社会募集物品,然后整理、清洁、分类、出售。我走进去,仿佛到了英国的OXFAM。在这里,有儿童玩具,有服装鞋帽,有小摆设,也有一些商店、厂家的积压产品,如纽扣、别针之类。除了这些小件,还有崭新的钢琴。有一次我过这家“救世军”的门口,一辆封闭的运货车停了下来,几个工人卸下了三架钢琴。大概是主人觉得钢琴太占地方,因此无偿捐给了“救世军”。

  “救世军”里也有不少旧书。这些旧书很整齐地摆放在两个架子上,以儿童读物和小说居多。我一本本地翻着,比较着。突然,一本书跳了出来,这是一本《西潮》,作者是蒋梦麟。说起蒋梦麟,我是最早从冯友兰先生撰写的西南联合大学碑文中知道他的名字的,碑文中说:“国立大学、国立大学,原设北平,私立南开大学,原设天津。自沈阳之变,我国家之逐渐南移,唯以文化力量与日本争持于平津,此三校实为其中坚。二十六年,平津失守,三校迁于湖南,合组为国立长沙临时大学,以三校校长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为常务委员,主持校务。”如此看来,蒋梦麟算得上我的一个前辈,也是先贤。他的这本《西潮》实际上是一部自传,其中就有“战时的长沙”、“大学逃难”、“战时之昆明”等内容,里面提到了长沙临时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这本书由罗家伦作序,新潮社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1年出版。大概是这本书很畅销,我所拿到的这本已经是1995年11月的第七次印刷了。书虽然有人看过,有少数几页画了横线,但整体品相不错,原价新台币150元,“救世军”定价为10港元。

  过了几天,我又从“救世军”淘到了一本《荣誉的造像》,这本书的作者是金圣华女士,她是翻译协会副会长、中文大学翻译系主任、法国文学博士。读过《傅雷家书》的人都知道,傅雷的英法文信件以及信中夹用的外文,就是由金圣华翻译为中文的,为读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此外,她还编了《傅雷与他的世界》、《江声浩荡忆傅雷》等纪念集。因此,我看到金圣华的名字后,感到很亲切。她的这本书是专门为人士前来中文大学接受名誉博士学位而写的校方致词,这些致词文字华美,大气磅礴中又不乏女性特有的细腻,难怪她一写就是十几年,无人可以取代。这些文字,颇为准确地概括了这些人物的生平事迹和取得的杰出成绩,拿在手中,有一种厚重感。

  “救世军”里还有不少精装的画册,有的是全方位介绍的图片集,有的是摄影家个人的作品集,还有一部分是宠物的特写集。其实也很有价值,价钱也很便宜,但携带起来实在不大方便,只好“忍痛割爱”了。

相关推荐